Ldadty

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瞎乐呵的猪了( ̀⌄ ́)

【带卡】空话集 04

 01 02 03

→时隔三个月的更新,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 ̀⌄ ́)
→下章完结。
→这段时间看了很多太太写的文章,然后再看看我自己的,额……我纠结了许久,颤巍巍的小手还是点了“发表”按钮……
 
 
四、再见 
 
卡卡西觉得自己看着带土的样子一定很贪婪,即使是透过玻璃门他也想用力多看他几眼,所以在带土等他回答的时候他沉默了很久以延长时间,但最终也还是那三个字:别进来。 
 
那天晚上,卡卡西在下班回家路上的一个十字路口站了很久,那里有一个小姑娘在弹吉他唱歌,天很冷围观的人不多,姑娘唱的是什么他后来也记不起来了,他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没有人会怀疑他在做除了听歌之外的事情,但是他却没在听歌。 
 
欠了带土很多东西呢,他想。俗气点说的话以前欠的是情,那么现在又欠了债,而且自己辛苦维护的可以称呼为自尊的面具也碎了个精光。他觉得自己现在有点累了,当然并不是工作的原因,而是生活里那种不断在低谷行走却从未抬头仰望的压抑感,他突然想回家,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还是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哪怕觉得坚持不下去也丝毫没有回到当初那个充满噩梦的地方的打算,如今父亲一走,他反而萌生了回去一个人过日子的念头。曾经的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家,但是现在他渴望平平静静的为自己而活。 
 
自己对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卡卡西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想不明白。 
 
第二天他辞了职换了号码,回到了父亲留给他的老宅,那个曾经称之为家乡的地方。 
 
自从卡卡西辞职之后,带土才意识到卡卡西在这个城市简直可以称之为“浮萍”,因为自己没有任何可以顺藤摸瓜找他的线索,卡卡西在这里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平常打交道的也只是关系一般的同事。 
 
他从前不明白,现在也依然不理解,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进入过卡卡西的内心,本以为自己为他还了债就可以减少他的痛苦,但现在看来卡卡西痛苦的来源就是在负有一身债的时候爱上他宇智波带土。他也曾在卡卡西走之后沉迷工作麻痹自己,但每当他想起卡卡西有可能在没有自己的情况下忧愁地过完一生他就觉得烦躁透了,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放弃过“除了我谁也没办法让他开心”的想法。 
 
直到有一天带土的银行账户开始有规律地每月增加一笔钱,对他来说实在算不上很大的数目,所以当第三个月收到短信提示的时候他才开始觉得这应该是卡卡西打过来的。按着卡卡西逞能的性子,是不会任由自己白白地替他还债的。他觉得自己蠢极了,怎么没早点发现呢。 
 
带土费了很大的事儿顺着打钱的账户找到了卡卡西的汇款行地址,并赶在理应收到汇款那天之前到达了那个城市。 
 
这次我说什么也不听你的了卡卡西,带土想,自己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那么听话呀,说不让进就真的不进啊太傻了真是。 
 
带土准备在银行蹲一天蹲到卡卡西出现为止,但是又怕银行把他当什么盯梢的小偷抢劫犯,所以他就特地挑了一个离银行不太远的地方忐忑地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他在心里排练了无数遍,等见到卡卡西一定要先紧紧地抱住他然后把他拉到小黑街狠狠地吧唧一口,不对不对,我要先揍他一拳谁让他不辞而别害我受了这么长时间的苦。 
 
到底要怎么样出现呢,带土越想越乱,他觉得自己再想就要疯了。 
 
所以当他看到人流里的白毛的时候,他的脑袋里面是空的,刚刚在脑海里排练和争吵的小人都不见了,他只是怔怔地看着卡卡西进了银行,心里突然就害怕起来,这是我几个月来朝思暮想的人呐,他不接受我怎么办,他有没有很想我呢,带土不断的向自己提出各种疑问,把他拉回现实的还是收到汇款的短信提示音。之后,他就看到卡卡西出了银行门,然后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他愣愣地盯着一个地方发呆,带土就也愣愣地盯着卡卡西。 
 
他真好看,带土想,自己从前怎么就从来没见他抽过烟呢,他回来之后一定过得很辛苦吧,竟然也开始抽烟了,他现在在想什么呢,是在想我收到汇款会是什么心情吗。这么想着想着带土就快讨厌死自己了,简直怂包一个,自己一个人难受的要死要活的还不如来点实际的,于是他像是要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出去似的使劲儿摇了摇头,就直向着卡卡西的方向走过去。 
 
在卡卡西还来不及惊讶上一秒在脑中的人为何会活生生地向自己走来的时候他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拉走了,当然这只手的主人是带土,他日思夜想的带土。 
 
带土确实拉卡卡西进了小黑街,因为他此时此刻只想吻他,他觉得自己等了卡卡西这么长时间一个吻也太便宜他了,所以他就狠狠地吻着卡卡西,直到对方迷迷糊糊的软在自己怀里想逃都逃不掉。一吻完毕,这两个大男人各自顶着两片微红肿的嘴唇从小黑街难为情的挪着步子出来了。 
 
“那个……带土……要不先去我家吧……”卡卡西不太敢看带土,带土也用余光有一下没一下地撇着卡卡西,心里想这才分开了多长时间呐咋变这么别扭了呢,这种感觉真讨厌。但是当他听到卡卡西邀请他去家里的时候他刚平静的心又狂跳了起来,只得红着脸支支吾吾地应声“好”。 
 
他一声不响地跟在卡卡西身后,他不知道说什么,见面到现在为止,似乎他只是在卡卡西软绵绵地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对着他的耳侧说了句“我好想你” 
 
卡卡西的家不远,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还有一栋看起来比较新的别墅。带土进门的时候心里又犯嘀咕了,他搞不懂住房条件这么好的卡卡西是怎么欠下那么多债的。卡卡西真神秘,带土默默地想,他总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我才感觉自己一直一直无法走进他的内心,但那又怎样呢,即使他将我拒之门外,我也不想如果有一天他打开心扉的时候门外没有人守着。 
 
带土看着对方给自己沏了壶茶,一举一动优雅如初,然后对面的人就投来见面后的第一次直视,这个眼神直勾勾的,与上次对他说“别进来”的卡卡西不同,那时他的眼神是贪婪的,如果把他的眼神比做亲吻的话,那这个吻的尽头一定银丝缕缕。 
 
这个眼神直勾勾的,这个眼神的主人丝毫没有躲避的迹象,他望着带土,仿佛望见自己消失了很长时间的勇敢,一个眨眼就有可能再次溜走。 
 
“带土,我现在在写书。” 
 
带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起这个,就算要说起回来之后的生活,也显得有些突兀了吧,这个家伙真的是不善言辞呐,带土突然很心疼他。 
 
“我写了以自己经历为原型改编的故事。整理着写下来之后我发现有些事情会透彻很多,包括对于你。” 
 
带土觉得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很怕卡卡西突然告诉他说你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了,他很怕卡卡西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我不要你了。他怕自己会听乖乖听他的话真的走掉。总之,只要有关于卡卡西的事情,他就怕的要命。 
 
“对于你,我也有想过,如果正视我们的差距,将我的一切都坦白给你,接纳你的担心你的帮助你的陪伴,我们的结果会不会有所不同。当初的我只会钻牛角尖,不断不断地对你隐瞒那些困扰着我的事情以求维护自己不值一提的尊严,才会落得个你难我难的下场。” 
 
卡卡西的语气一直很平静,但现在他的眼珠子看上去闪闪的,带土知道他要流泪了,于是他伸手捂住了卡卡西的眼睛,那两颗豆大的泪珠就渗过卡卡西的睫毛涌了出来,被带土用温热的手截获在掌心。 
 
“卡卡西,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哭呢。”带土苦涩的说到。 
 
“带土……陪着我好吗?” 
 
带土没有回答卡卡西,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觉得一个“好”字完全不能表达他的想法,一个“好”字也完全不能意味着什么,这个字那么简单以至于说出来显得太过轻易太过敷衍。他看着自己没能捂住的下半张脸,鬼使神差地凑近含住了卡卡西的唇瓣细细吮吸了一会儿。 
 
然后,他放下盖着对方眼睛的手对卡卡西认真的说。 
 
“我这次来,是要账的。”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