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adty

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瞎乐呵的猪了( ̀⌄ ́)

【带卡】空话集 03


→这章可能会有点虐?
→下章完结。
→抓耳挠腮半天我也写不出男男,求放过。


三、槛外人

卡卡西觉得带土的舌头像一条蹦来蹦去的小鱼,带着烟草味儿掠过自己口腔的边边角角。

呐,卡卡西,跟我走吧。带土用漂亮的眼睛看着他说道。

带土忘了两人是怎么来到自己家里的。他只记得卡卡西白得透明的皮肤晃得他眼睛疼,然后他就关了灯,两人在黑暗中抱在一起,贴着对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点燃了火热。

这一次卡卡西依然觉得很疼。他想起多年前自己身下躺着的那个女孩,想起那个欲求不满的自己,他不想让带土有相同的经历。所以他强忍着,直到从齿缝渗进了唇上的血,带土吻他,却吻了满口的腥咸。笨蛋,疼怎么不说呢。带土心疼的说着,身下也放慢了节奏。

直到两人都洒尽云雨,卡卡西才算是初尝了情( ̀⌄ ́)欲的好滋味。他贪婪地把脸埋在带土的胸膛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觉得自己想把带土吸进空荡荡的心里,让他填满那个寸草不生的荒原地带。

他想把他永远囚禁在那里。

他不知道怎么办,他也不是一个会开口要承诺的人,他不相信那些,他想起父亲和继母的爱情,当初也是轰轰烈烈不惜抛弃一切,最后不还是落了个这样的下场。但是现在带土在他身边,他觉得自己好喜欢他。

带土在心里犹豫了很长时间,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说,卡卡西,总觉得你很难过,可是你也会很开心的笑,可是啊。他在这里顿了很久,卡卡西耐心的等着。

“即使你笑着我也能感受到你的难过。它就像你的气味一样,在你不知不觉中渗出来,变成一根绳子,拉着我不断不断地向你靠近。”

卡卡西转过身背对着他,他便顺势从背后环住卡卡西。

为什么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承担,人总要放过自己不是吗。带土在他耳边喃喃道。

“因为我只有一个人呐……”屋子里飘荡着卡卡西极小的声音,然后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只有一个人。

带土突然不知道怎么接卡卡西的话,他很想告诉卡卡西今后我都会陪着你,你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但他犹豫再三直至卡卡西睡着也始终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他觉得这些话像极了狗血爱情剧里的台词,而剧里说这话的人和听这话的人往往不欢而散。

第二天一早,带土在路口老大爷幽怨的目光下用老大爷瘦弱的小电驴把卡卡西送到了茶馆。

从此卡卡西的生活中多了一个叽叽喳喳的身影。卡卡西觉得日子变得有趣起来,他也会开始对一些事情感兴趣,比如写东西。他会在闲适的午后或者疲惫的深夜打开手机上的记事软件码下只言片语,但很多时候他只会写开心的东西,因为对他来说,好像永远没有最痛苦的日子,他不想记录这些,他觉得这样是在揭自己频临愈合的伤疤。

他觉得当他认为自己处于最痛苦的日子时,往往会有更难过的事情等着他。

一直以来,他都坦然接受着一切,不论是家庭的悲剧还是带土的出现,他都旁观者一样的顺其自然。他也曾厌恶生活,极度不安,毫无安全感,觉得没有什么属于自己,属于自己的只有那些债务和一文不值的尊严,所以他才会离开学校,离开那个城市,然后又在一眼望得到尽头的生命里容纳了带土。

带土总是坚定地说,卡卡西,你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

卡卡西也总是会笑着点头道,我能有什么事。

直到有一天,在喧闹繁忙的街头,在昏黄暗淡的路灯下,卡卡西捂着脸坐在冰凉的石墩上,眼泪从他皙白的指缝中溢出来,喉咙里传出呜呜咽咽的抽泣声,他艰难地弓着身子,满头的银发让此时的他看起来像个垂暮的老人。

带土在旁边默默地抽着烟看着自己的爱人,他突然觉得自己从未走进过他的心里,自己一直是个槛外人。之后过了很长时间,他的兜里一支烟也没有了,他就走到卡卡西跟前,用温柔的都快要被风吹散的声音说,你还好吗卡卡西。

不好,卡卡西颤抖着说,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好了。

带土,我父亲自杀了。

带土,我们分开吧。

……

带土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现在在想什么,他只觉得一片混乱,他怎么也想不到卡卡西第一次跟他说起家人的事情时会伴随着“分开”这两个字。他始终觉得即使再艰难他也会一步一步走进卡卡西的内心,但他现在才意识到把他拒之门外的那堵墙,是卡卡西在没有遇到他宇智波带土的前二十年里一砖一砖为自己砌的。

他把自己锁在里面而不自知。

然而此时此刻带土什么都做不了,不,应该说他已经什么都做过了,他曾放弃自己的工作二十四小时陪在卡卡西身边,他曾在卡卡西消沉低落的时候带他去喝酒以求对方能心里舒服点,他也曾在卡卡西噩梦惊醒的深夜默默用自己的体温安抚他。

却还是这么个结果。

他只能愣愣地看着卡卡西越来越小的背影,然后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废物。

卡卡西不要带土了,他想要他走,他想最后为自己留一点点可怜的尊严,以求日后回忆起带土的时候不至于太卑微。

本来嘛,自己这种欠了一身巨款的人就不该有除了挣钱之外的事情。他想,自己永远也无法和带土在平等的立场上谈恋爱,从前不行,以后更不行。他是家境优越前途无量的公子哥,而自己只是下半辈子为了还债而苟延残喘的小丑。

现在父亲拖着满辈子的辛酸懊恼离开了人世,走之前也不忘留下老家的房子和他名下的所有债务。

转告父亲死讯的人对卡卡西说,他执意要留下老家的房产给你,他说你在外面最放不下的是爷爷,老房子给你好留个念想。

父亲的死从某种程度上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至今为止的二十年里,他所经历过的一切苦难都来源于父亲,他离开那天父亲看着他默默淌泪的场景一直在他心头萦绕,卡卡西一直以来都选择性遗忘,但每当跪在被自己小心供奉起来的爷爷坟头土跟前的时候,一切又都会涌过来,沉重的让他喘不过气。

卡卡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是因为父亲的死还是因为对他来说过于沉重的债务。不管是哪个,他都只能告诉带土前一个原因。

分开之后,带土又见了卡卡西三次。

第一次是他失眠,觉得满屋子都是卡卡西的味道,于是他起身穿上衣服到那间茶馆对面的公园里一直坐着,天快亮的时候他走到一个不显眼的角落,直到看见卡卡西一副匆匆上班的样子进了茶馆才离开。

还有一次是他又借了老大爷的电动车,老大爷忿忿地说又要去找那个小子啊,他说不是,我们分开了。然后他就骑着电动车来到了他们第一次吃饭的小摊儿,看到卡卡西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酒,一杯接着一杯。他一个大男人就那样站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哭了好久。

最后一次,他接到了催卡卡西还债的电话,然后他卖了在茶馆谈下来的那块地皮给卡卡西还了债务。他站在茶馆外给卡卡西打电话说,你没有负担了,可以和我在一起了吗,我就在外面。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他们透过茶馆的玻璃门对视了很久,正当他等不及想要踏进门的时候,电话那头只传来了三个字,别进来。

之后卡卡西辞去了茶馆的工作,带土再也没有见过他。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