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adty

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瞎乐呵的猪了( ̀⌄ ́)

【带卡】空话集 02


→带卡预警,糖刀自鉴!
→下章应该会有肉?可我不会写男男啊怎么办,哭唧唧。
→会在近几天完结,总之不会拖太久,因为上班之后就没有时间码字了。

二、哪儿有心呐

卡卡西放弃了仅剩一年就毕业的大学生活,回校递交了休学申请。
 
就算什么都不在乎,我也要活的体面一点不是吗。
 
那些催债电话让他成为了同学们议论纷纷的话题,他觉得自己无法在这种氛围中继续安然地度过校园生活,况且一天天紧逼的还款日期不断不断提醒着他那个家里的点点滴滴,他总是在睡梦中惊醒,梦中他与醉醺醺的父亲争吵,对方气急之下狠狠地砸碎了酒杯,玻璃渣子盛着残留的酒在空中划出一条流畅的曲线,最终从卡卡西左边眉心的位置竖直割下,留下贯穿左眼的一道血迹,卡卡西却发现没有疼痛的感觉,他意识到这是梦,于是他像一个痉挛的老头一样按着心口蹲在地上,看着从左边脸留下的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竟像极了爷爷下葬那天自己扑簌扑簌滴在水泥地上的眼泪。
 
卡卡西最终在一家茶馆做了茶艺师,一袭古风素色的长袍工作装配上慵懒淡然的气质让阅人无数的店长都楞楞的出神了好久。
 
他很聪明也肯下功夫。一周的培训时间里,他的手指被倒满滚烫热水的盖碗烫的每一天都火辣辣的疼,以至于最后连筷子都拿的颤颤巍巍,他在心里笑话自己,人鱼是为了爱情才强忍脚下的疼痛,而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几个臭烘烘的钱罢了。
 
从某种程度上,卡卡西在这个茶馆里扮演一个见证者的角色。他的对面会坐着各种各样的人,他会为这些人奉上一杯热茶,然后静静地听他们说话,默默地为他们续杯。卡卡西很少主动开口搭话,但他却见证过夫妇离婚前的最后一次谈话,也见证过上亿合同的谈判现场。他甚至喜欢听人们添油加醋的吹嘘他们的事迹,他喜欢看上帝捏造的小丑如何将自己腐烂无趣的生活玩出一朵深刻的花来。
 
然而在疲惫漆黑的深夜,他听着自己的心跳,仍然觉得现在安稳的可怕。平淡安静的日子并不值得庆幸,因为死水也是这样。尽管卡卡西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胸膛中的空空荡荡。
 
直到有一天宇智波带土的出现。
 
他西装革履,黑发红眸,神情严肃。右脸的伤疤让人不寒而栗,与左脸的干净帅气融合在一起,竟莫名的和谐。
 
卡卡西很快被包围在烟气之中,带土坐在他正对面边抽烟边玩着手机,他们就这样坐着,一言不发。出于礼貌,卡卡西强忍着咳嗽。为了让自己好受点,他用最快的速度泡了一泡茶,俸给对面客人的同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一饮而尽。卡卡西眼睛抬起来的时候发现对面的人正在看他,于是就在这烟雾缭绕之中,四目相对。
 
卡卡西被看红了脸。
 
“你叫什么名字”对面的人开口,沙哑的声音轻轻游过小包间的每一个角落,也游过卡卡西的每一根发丝。卡卡西反应过来正要开口时,带土等的人到了,对面两人简单的寒暄之后,卡卡西将自己的名字硬生生噎在了喉咙里。
 
他叫宇智波带土。卡卡西从两人的谈话中得知。他想要买一块地皮,他说他仅仅只是想先买下来,具体以后用来干什么自己也不清楚。等他们事情谈的差不多的时候正值中午,两人便起身离去。
 
这天下班后,他一个人走在城市绚丽的灯光下,曾试图想起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却发现她的样子都已经模糊了,新生活就是这么神奇吗,让曾经跟自己有关系的人逐渐远去,这正是自己的本意。
 
但越是这样,他的内心就愈发空荡不安。于是就造成了带土轻而易举便攻进卡卡西心中这个结果。好好的一个直男就这样被掰弯了,之后的卡卡西总是有些忿忿地说起这件事。
 
带土离开后一周又一次来到了卡卡西工作的茶馆。他穿着黑色的皮夹克,里面是一件白的晃眼的T恤,一进门就坏笑着径直走向卡卡西泡茶的桌子坐下,不顾桌上其他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直挺挺地坐在那里玩手机直到这桌上的人全都走光。
 
带土放下手机,沙哑久违的嗓音又一次穿过卡卡西的耳膜,卡卡西觉得自己头顶长了朵小花,跟着带土的声调欢快地摆动着。但他小心翼翼地压制着此时的心情,生怕露出一丁点欢喜的神情。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他说
 
“卡卡西,旗木卡卡西”在喉咙藏了一周的回答终于被吐出来,卡卡西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是因为这个才会如此神清气爽。
 
“我叫带土,宇智波带土。卡卡西,你下班了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
 
卡卡西看着带土满脸堆笑的看着自己,眼神无意间扫过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只见赫赫然然的四个大字“保卫萝卜”。他突然觉得对方痞气地可爱,也不知道第一次见他时那么严肃的神情是怎么绷出来的。
 
“好啊。”卡卡西把眼睛眯的像月牙一样回答道。然后他还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下连声音都充满乐意的自己。
 
而宇智波带土听到回答后像个二傻子一样拿着车钥匙和手机就往门外跑,边跑还边说“我知道你还有十几分钟就下班了,我先去外面开车等你!”
 
卡卡西换完衣服走出茶馆,一脸懵逼地看着骑在小电驴上的宇智波带土。
 
“这就是你说的车?”卡卡西怎么也想像不到买地皮的人坐骑会是电动车。
 
“怎么了卡卡西,你别瞧不起我的小毛驴啊,现在这么堵,小毛驴跑的可比什么奔驰宝马快多了,就这还是我跟我家路口的老大爷磨了三天才借来的。”带土依然坏坏的笑着“快坐”
 
于是,挤在一辆小电驴上的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就这么风驰电掣地穿过了大街小巷,最终停在了一个胡同口的小饭摊儿旁。
 
“叔,来两瓶啤酒炒几个菜,还有别忘了我的红豆糕啊。”带土轻车熟路地向做饭的老大爷招呼着,然后又满眼星星的对卡卡西说“这儿的红豆糕超级好吃,这大爷以前可是面点师傅,我可只带过你一个人来这里啊!”
 
“知道了知道了,不过带土,原来你喜欢吃甜食。”卡卡西懒洋洋地说着。
 
“怎么,我看着跟甜食不配吗”这样的嗓音,这样的外貌,再配上这句说嗲不嗲的语气,逗得卡卡西笑弯了双眼。
 
他们在昏黄的灯光下看起来温馨又融洽,像是相识了多年的老友,借着下肚的酒,道出了分别日子的点点滴滴。
 
然而两人都心知肚明,他们渴望的是朋友之外的关系。在这一点上他们坚定的相似,好像从一开始就应该是这样,就应该这样发展下去。于是,一切都为了这个结果而铺垫。
 
他们并肩走在路灯下,带土从兜里拿出一根烟,卡卡西便露出手中的打火机,点着火靠近他叼在嘴角的烟,带土愣了一下。
 
点着之后,带土问他“哪里来的打火机?”
 
“刚你掏钥匙的时候掉在地上。”
 
细细的烟雾从带土口中涌出,拥挤着夹在两人之间的空气中,他们透着薄烟看向彼此。
 
如同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在这烟雾缭绕之中,四目相对。
 
“卡卡西,你现在是不是心跳很快?”

“我吗……哪儿有心呐”

带土看着眼前朦胧的卡卡西,觉得对方迷人的不真实,他嘴角那颗小小的痣像是对着自己下了咒语般吸引着自己,于是他不自知的拿下烟蒂,用自己的嘴,霸道地逼走了两人之间的烟雾,也温柔地覆上了卡卡西的唇。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