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adty

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瞎乐呵的猪了( ̀⌄ ́)

【带卡】空话集 01


→ 这章没有带卡的情节,只是交代卡卡西的背景,下一章带卡会相遇。
→ 情节需要,会有卡卡西与第三方女性的xxoo,对带卡有情感洁癖的慎入。
→ 这是我最喜欢的cp,当然要给予最美好的故事。

一、孤儿多好

卡卡西最近一直在想,自己要是个孤儿多好。

从自助银行出来的卡卡西不自觉松了口气,卡上的余额足够他过完下半学期。接着他打算去操场上走走,难得今天晚上这么凉爽。他在路上晃悠悠地走着,两旁的路灯也懒洋洋地照着,像极了卡卡西给人的感觉。

他叫旗木卡卡西,生活在一个比较复杂的家庭。在他十岁那年,亲生父母终结了这段早已变成互相折磨的婚姻,而其实早在卡卡西很小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有过一次出轨,好像还带着他和那个女人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的卡卡西太小了,以至于他回想起来的时候自己都分不清是做梦还是现实。

而他的妈妈,在他昏睡的清晨,在他甜腻腻的美梦里,轻轻地道了声“再见卡卡西,我走了”从此便再也没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多年以后,卡卡西想起那天自己朦胧睡眼里的妈妈,仍然觉得那是亲生母亲最温柔最美丽的一幅场景。只不过从那时起,他再也听不得“世上只有妈妈好”这句歌词。

之后,他被父亲送回了老家。而他的父亲,追随他现在的后妈一同去了深圳。他好像觉得没什么,因为家里有自己最爱的爷爷。爱到什么程度呢,卡卡西甚至不止一次地想过等以后长大了要带着爷爷一起离家出走。很奇怪,沉默寡言的卡卡西在爷爷面前总是说不完的话,甚至会跟老人家炫耀自己刚买的图书。爷爷的眉毛很浓,看起来凶凶的,面对小卡卡西却慈祥的要命,口里心里都可着劲儿念叨这个白毛孙子。

快开学的时候,他的爸爸开着一辆白色面包车回来了,先把他叫到车上,告诉他家里来了个阿姨,卡卡西一声不响地盯着自己的手指掉眼泪。他爸爸说“你怎么了你告诉我,我是你亲爸爸啊”许久,小卡卡西呜咽的喉咙里挤出了两个字“没事”。

他回屋收拾东西,进门之前不忘把眼泪擦的净净的,然后微笑着跟爷爷说了再见。

老人家最终也没能等到卡卡西带他离家出走的那一天。

爷爷下葬的那天,院子里跪满了乌泱泱的人,小小的卡卡西蜷着身子跪在最角落,听着爷爷最好的朋友念悼词,眼泪扑簌扑簌地落到水泥地上。

这个家里已经没有我牵挂的人了吗。卡卡西好难过。

之后的第五年,卡卡西去祭奠爷爷的时候,坟头长出一株繁荣妖艳的梅花,预示着平淡生活的结束。

后来卡卡西想,爷爷真是宠了自己一辈子,即使离去,也用他的方式向自己昭示着悲欢与离合。

于是,同年的夏末,父亲在与继母结婚的第十年,又一次出轨。

出轨果然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卡卡西心里想,对婚姻的厌恶怕是早就在自己心里生了根,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美满的家庭了吧。

看着眼前的两人撕扯争吵,卡卡西只是紧紧捂着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耳朵。这一晚对这一家人来说都是噩梦。父亲把喝醉酒站在楼顶摇摇欲坠的继母一把抱下来的场景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卡卡西。

他可怜自己,可怜自己终身不得安宁。

这时他已经在一所优秀的大学就读,在开学返校的火车上,他把自己的帽檐压的低低的,懒懒的趴在桌子上将头埋在两臂弯里,无声无息地流着眼泪,对面的两个大妈一刻不停地高声讨论着什么,却在无意中看到卡卡西嘴角的眼泪后变为嘀嘀咕咕的交头接耳。

他哭肿了好看的眼睛。

他发誓,我这辈子都不要回来了,但是我一定要在走之前去爷爷的坟前捧一把土,说好了带他一起走的。

他发现自己好像开始恨父亲,在此之前,他对什么都无所谓,天生的死鱼眼和他的性格出奇的合适,总是无精打采地旁观一切,二十出头的少年却毫无阳光可言,沉默寡言的性格以及白的透明的皮肤甚至有点病娇的类型,但是唇边的那颗小小的黑痣和满头漂亮的白发却妖孽的要命,让人挪不开眼,更要命的是明明不怎么努力却每次都在年级名列前矛的成绩,所以即使在学校因为看起来不太好接触而没什么朋友的卡卡西在他人看来就是传说一样的存在。

孤独,神秘,冷漠,优秀,是所有人对他的印象。

但这样的人也是有过初恋的。那是一个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女孩,很善良也很善解人意。卡卡西曾为了她专门买了个记事本,上面被两人写满了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小片段走链接点这里


所以卡卡西的第一次,只有疼痛寒冷和欲求不满的失望……


但是啊,那个女孩到现在都是他最喜欢的人。


到学校的卡卡西第一件事就是去自助银行查余额,因为他再也不想跟自己的父亲有什么接触,打电话也不行,他甚至觉得父亲就像是个恶魔,每晚每晚徘徊在他的梦里,让他痛苦不堪。所以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自己经济独立。虽然卡卡西已经拒接父亲的电话,但每个月的生活费还是照常打进来,父亲后来也只会在打完钱后发一个简单的短信。卡卡西却从来不回。


他开始尝试各种工作,为了有一天可以毫不犹豫地离开这个折磨自己的家庭。

不知名的恐惧却时不时涌进卡卡西心中。我真的做好了孤身打拼的准备了吗,当着世上再没有一个亲人的时候,我真的可以稍微快乐一点吗,哪怕只是一点。

一学期一眨眼就结束,卡卡西找了份假期工才可以名正言顺地告知父亲自己不回家的消息。为了打这个电话,他已经失眠了几个晚上,但在话筒传来父亲的哭声时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不到那么无情。父亲哭着说,你已经半年都没联系过家里了。

于是他又一次与心中的厌恶作了妥协。他辞去工作,拿着行李叮零咣啷地回到那个支离破碎的家。

当你渴望某个结果时,你会发现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为那个结果做铺垫。

回到家里的他意识到祸不单行,生意失败的父亲已经负债累累“自作自受吗”卡卡西心想。直到有一天,父亲近乎乞求地说“卡卡西,帮帮我吧,用你的名义给我贷些钱,我来还。”卡卡西同意了,尽管他心里千千万万个不愿意,但那是他的父亲。这些钱父亲还不上的话最后不还是落到我手里还吗,卡卡西想,我要是个孤儿多好,这样就不会因为谁而难过,也不会因为别人而干扰自己的决定,多自由啊。

这终究只是拆东墙补西墙以寻求片刻的安宁。第二月的还款日,父亲再也挤不出钱来还债。于是催债电话打遍了卡卡西同学朋友的手机。

他的父亲把他仅有的尊严剥的干干净净。

他红着眼在醉熏熏的父亲面前大吼:“我现在就去挣钱!我不上学了,谁让我有这么一个父亲呢,是我活该,我下半辈子就还债了,我不结婚也不生孩子,什么时候把你欠的钱还完了我什么时候再死!”说完便重重地摔上了门,像是要把过去懦弱心软的自己锁在这个令人绝望的家里。

从家里出来,他打了出租车回了趟老家,如约在爷爷坟前小心翼翼地捧了把细土用袋子装着,然后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爷爷,以后咱爷俩过日子吧。”这次他没有哭,他觉得自己从家里出来的那刻就已经变得无比轻松。

这次真的是孤儿了,他有些庆幸地自言自语道。那颗小小的黑痣也跟着嘴角一起上移。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