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adty

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瞎乐呵的猪了( ̀⌄ ́)

我能想到他为我做过的事:


说所有的事情都要告诉我


说想做我的蓝颜


我们把各自的事情写到了同一个本子上,这个本子是我们一起买的。


强吻我


说要做我的男人


十五岁的时候,他说让我等他娶我。现在我二十三岁。


会悄悄的到我们班找我,然后抱抱我。


会在分手大半年后的“世界末日”给我发短信:只希望你能好好的。


分手一年后,我在路上看到他扭头就走,他给我发短信: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时隔一年之久的和好,却从不开口过问彼此的生活,他一定和我一样怕。我到现在都记得在路灯下他的那个拥抱多用力。


我还是把第一次给了他


再次分手两年以后,他又主动加了我的qq,我知道是他之后就删了,没给他说任何话的机会。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变成神经病。


再次分手四年后,我主动加了他的qq。不是还想有什么故事,只是觉得自己已经能平淡的对待他了,就像普通朋友那样。因为其实不管以什么身份,我都不想这辈子就这样没有他了吧。


分手了四年,本来以为自己连他的样子都记不清了,但是他微了我一句语音之后,突然觉得他下课后在窗边偷偷看我这件事就发生在昨天。


我们到底是怎么又重新在一起的我真的记不清了。


他又说让我等他忙完了这俩月,我说:想的美。我本来以为我俩又这样断了。


几天之后他又回来找我了,他给我发:在吗,小傻瓜。


我真是心软呐,心软的要命。

对他,真的是他要什么关系,我给什么关系。

于是到现在,我们又冷战了。


冷战是因为什么事情我都觉得是小事,我就是难过为什么,为什么就在不了一起。


我这几天很忙,忙的连想他的时间都没有,我也不想大半夜的去回忆这些让我心里难受的事情,但是我也怕,我怕如果要再过一个四年,我连这些零零星星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了。


对,这些都是他为我做的事情里的一小部分。


我们认识七年了,他啊,到现在都是我最喜欢的人。


很久没有好好看lofter了

谈恋爱使我失去自我💔

我已经是第三次爱上他了。

我一直觉得男男很违背人类生理构造,所以我也有想过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带卡,最近突然明白了喜欢带卡的点,就只是很喜欢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感觉,彼此相爱却互相折磨,而且是那种宁愿我和你折磨至死,也不愿你和别人一起幸福的心理。

最近我和我分手四年的前任和好了,我觉得自己连他的样子都记不清了,但是他微了我一句语音之后,突然觉得下课后他在窗边偷偷看我这件事就发生昨天。其实某种程度上,我是卡卡西,他是带土。

这次和他和好,身边的朋友都有劝我说什么破镜难重圆,我自己也知道百分之九十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啊,我他妈就是不甘心,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就是处不到一起呢。

后来我明白很多事情说再多也没有用,就像拿着一杯热水虽然很渴,但觉得烫手还是会放下。

我已经下决心改变自己了。今天收到了新买的洗面奶和卸妆水,还完成了自己这个月的业绩任务,但是啊,我一点都不开心,因为新买的卸妆水全漏在了我的包包里,打湿了同在包包里的衣服,染黑了我一件心爱的上衣,还有我因为父亲贷款逾期而被封了的银行卡,我好难过,怎么刚决定对自己好一点,就被剥夺了所有对自己好的资本。

卡老师生日快乐

今天有没有在人生的道路迷路呢

搞笑一家基 02


→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背景(⌒▽⌒)
→这么长时间写成这玩意儿,都对不起我掉的粉。

8、
带土有一个和卡卡西情侣的白T,上次泉奈小祖宗洗衣服的时候当成自己的放洗衣机一起搅了,染成了蓝不拉叽的,贤二很残念。
看网上说84可以漂白,于是屁颠屁颠买了一瓶,在卫生间捣鼓的时候碰到二助子。
佐助:小叔叔把我白裤子也泡了吧。
带土:可以是可以,平时帮我多偷拍几张你卡老师。
佐助:你不天天能见着嘛!
带土:你、管、我!
然后在二柱子的一脸黑线下给他泡了同样蓝不拉叽的白裤子。
几天之后。
带土:卧槽这裤子也太白了吧!泡了我的84,就是我的裤子了!
一个甩手反锁了房门。
佐助内心:MMP……

9、
泉奈小祖宗正在和扉间怄气,因为他俩都觉得自己的哥哥是above。
扉间永远也忘不了在夜间运动的关键时刻,泉奈小祖宗毫不留情的把他踹下了床,扉间压抑着怒火(当然还有欲火)问:你发什么神经。
泉奈:你压到我隐形的翅膀了!滚出去!
于是扉间拿着裤衩准备去投奔自己的哥哥。结了个果的,开了门就看到自己的大哥正卖力的cao 着身下的黑长炸……
三人互相对视后扉间安静的关了门,柱斑夫妇没脸没皮的继续运动。
十分钟后,门再次打开,门外的扉间面无表情对泉奈说:乖乖,看清了吧,我哥是above。
说完淡定地替柱斑带上了门。
柱间:下次一定锁门!
斑:啊……嗯……用力……


10、
带土土和卡西西一起出去旅游各带一个行李箱,带土土打开自己行李箱的那一刻卡西西惊呆了。
铺了整整一层五颜六色的袜子。
卡西西:土土你是不是每次都存一个月的袜子然后凑一桶洗衣机?
带土土:你怎么知道?!我每次收干袜子都跟玩连连看似的还要配个对(^_-)
卡西西:那你为啥不都买一样的,连配对都不用了……
带土土: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只有一双袜子!
卡西西:……

11、
卡卡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没有带土,房间里寂静的吓人,他想起醒来的前一秒梦里的带土还对他说了句我爱你。
可是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啊,爱能让你复活吗。卡卡西这样想着就掩面哭了起来,他哭了很久最后他觉得好累可能需要睡一会,闭上眼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听到带土的声音了,他屏住呼吸静静地听,想听清他在说什么,最后他听到了,带土说:醒一醒卡卡西。
卡卡西睁开了眼,对上带土焦灼的眼神,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枕头好像被自己苦湿了。
哭个什么劲儿呢。带土不解地问。
带土呀,我好像,梦到我们的前世了呢。

【宇智波五件套】搞笑一家基 01

→现代毕业季背景。
→柱斑,扉泉,带卡,止鼬,鸣佐。
→兴趣使然,缘更吧!

1、
宇智波带土同学终于在临近毕业时体会到了什么是“杀红了眼”的感觉。
此时他正沉浸在校内跳蚤群中无法自拔,并意欲向沙发上其余五位宇智波发出安利。
斑一手将豆皮寿司塞进嘴里厉声道:兔崽子,家庭会议上专心点!
止水:话说小叔叔你外卖不小心多点的一份米饭真的有人买吗?
带土:当然!二手群一切皆有可能!
话音刚落门铃响起,带土同学贱兮兮地把那份米饭拎了出去……

2、
家庭会议以斑爷挥舞着大型芭蕉扇将带土扇出客厅圆满结束。
带土正在给自己的眼罩拍实物图,鼬抱着一个纸箱走进来。
带土:哎呀大鼬子你终于想起来上上上个月是我生日了,要送我东西我太感动了呜呜……
到跟前一看,一纸箱码的整整齐齐的细竹签。
鼬:小叔叔,你帮我问下有人要吗,这都是我辛辛苦苦吃三色丸子攒下的。
带土:……
鼬看着带土手里纯黑色光面还有两块小小凸起的不明物体,神色复杂。
鼬:这么小码的裹胸也是小叔叔从跳蚤群里买来的吗……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呢。
说罢一个转身扬长而去。

3、
同学甲:请问台灯怎么卖?
带土:20
同学甲:便宜点嘛,我朋友买了个一模一样的才15。
带土:20
同学甲:这个有点小呢,但是18的话我就要了哦。
带土:20
同学甲:那打扰啦,不需要啦。
带土:18
同学甲:……

4、
终于在一次某同学对半砍价之后,带土在群里留下一句:你们这些辣鸡以为当初买的时候都不要钱的吗。
然后毅然决然退了群聊。

5、
木叶市连日高温,柱间扉间两兄弟拎着凉皮来看望宇智波六宅。
柱间双手捧脸面带姨母笑,瞅着多日未见的斑斑,斑全然无视死敌贪恋的目光抄起一筷子凉皮,优雅地吹了吹。
众人内心:……MD智障
柱间内心:斑斑好美(⁎⁍̴̛ᴗ⁍̴̛⁎)

6、
吃完饭后,柱间扉间斑和泉奈凑了一桌麻将,止水鼬带土凑一桌斗地主,而二助子因为未成年被赶去浇花。
浇得心不在焉,把柱间送给老祖宗的一盆名为“绝”的双色花给浇跪了,于是淡定地掏出手机给鸣人发信息:过来玩。
鸣人看着焉不拉叽的花:作为朋友,我一定会和你一起承担后果的我说!
佐助内心:MMP 请你一人全承担下来

7、
贤二觉得自己很受排挤。
鼬是地主时,
止水邪魅一笑:小鼬加油哦,输了今天有惩罚的。
止水是地主时,
止水:啊~跟小叔叔打真的太好了,赢得过瘾。
带土是地主时,
止水:小鼬,我们使劲儿虐小叔叔!虽然不使劲儿也能虐他哈哈。
带土:呵,真是欺负我家卡卡西不在身边。
说完果断弃牌而去。
边走边说:辣鸡扑克,浪费生命。
于是哲学二人组开开心心玩起了抽老鳖。

【带卡】空话集 06


→完结撒花。
→会开新坑。
→说了是HE,就一定是HE。

带土说自己没想过走。

他的意思不仅仅是不会从卡卡西的房子里走,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再从卡卡西的心里走掉。

要说分开的这几个月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人与人之间有时候需要时间和距离,并不是为了固执地分出对错,而是需要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变成局外人,从局外人的角度看待一切就会是通透的,比如卡卡西,他现在到底通透不通透没有人知道,但他想过和带土的另一种可能性,他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所有苦都固执地自己吞下去,带土看到了他的努力,那些难过的事他可能还说不出来,但在今天早上,在现在,卡卡西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他就只是在带土的怀里哭,他用一种无声的方式试着向带土倾诉。

带土当然知道,他看到了卡卡西的努力。所以我也要更努力地厚脸皮才行呐,带土想。然后他轻轻拍着对方的背安慰他,就像电影中做的那样。

其实在他来之前已经跟助理白绝把该交代的事情交代好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有什么事是通过网络不能解决的吗?所以他当然是铁了心赖在卡卡西家里,吃他的,喝他的,穿他的,当然还有……额……干他的……

后来带土曾多次见过卡卡西在码字的时候掩面哭泣或者只是低着头抽烟,一根接着一根,每当这时候带土就想起他第一次亲到卡卡西的时候自己口中的烟草味仿佛都是甜的,现在呢,他觉得卡卡西在抽烟的时候从里到外都是苦的,但没关系,因为只要自己陪在他身边再苦都没关系,他相信卡卡西心里也是这样想的。然后他会呆呆地看着卡卡西夹着烟的两根手指,或者看着伴随卡卡西吐烟雾的嘴巴而一上一下的那颗痣,如同他坐在自己身上扭动腰肢那般诱惑。

之后在很平常的一天,带土是被卡卡西温柔的吻醒的,卡卡西说“带土,吃完早饭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说的语气很温柔,带土一度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化了。

他们轻松的像散步一样,带土也不知道这样温馨的走了多久,他只记得卡卡西握他的手很轻,好像自己一不小心使劲儿一下就要从卡卡西的手心里掉落了,所以他就悄悄地挠他的手心,直到对方的眼睛笑的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型,直到他们走到了一块墓地前,带土满心的疑惑看着仍旧笑盈盈的卡卡西,然后听到他轻轻的叫了声“爷爷”

他说“爷爷,这是我的爱人”

卡卡西缓缓蹲下开始整理墓前的落叶,带土在他身后说了句“爷爷……我会好好照顾卡卡西”

带土说这话的时候看不到卡卡西的表情,但他明显感到他拾叶子的手顿了一顿,也可能是心情的原因,他觉得卡卡西叶子都拾得轻快了许多。

回到家后卡卡西告诉他今天是爷爷的忌日,他说带土你今天表现的不错嘛。正当带土因为卡卡西的夸赞而洋洋得意时,他却突然问了一句“我做错了吗”

他问的好认真,又认真又低落。他把整个眼睛都垂了下来,好像要在泥土里寻找什么一样。

他说“我离家出走导致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真的太狠心了是吧,如今父亲去了那边的世界,见了爷爷说起这些事会让爷爷很不高兴吧,他会怪我的吧。”

带土被卡卡西突如其来的情绪搞得不知所措,得意的笑容早就已经僵在脸上,他呼啦呼啦狠狠地揉了一把脸,然后说“人心真是很奇怪的东西不是吗,感到痛苦就会逃避,这是一种本能,但是逃避之后就会思考起对错,卡卡西,很多事情是没有对错的,正如这世间没有如果一样,而你觉得这种事情,活了一辈子的爷爷会不清楚?”

其实带土在一定程度上是很开心的,因为感觉自己义正严辞地说训了他一把。卡卡西是一个很善良很温柔的人,他像一块肥皂,就算是最细的一根头发丝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他分成两半。但是他也有心狠的时候,而他最擅长的其实是对他自己心狠,不管是他离家出走,辍学,还是他跟带土说分手,最痛的那个,也必然是他自己,他一个人承受了太多,如果一个承受了这么多的人都不被允许逃走的话,那这个世界也太残忍了。带土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太有道理了。

听完带土的话卡卡西就抬起了眼睛,那双眸子就像是要把带土看穿一样,带土被他看的非常不自在就准备走过去抱住他,这样他就不能一直盯着自己了,然而就在他起身的上一秒,卡卡西歪着头笑着对他说“谢谢你……带土”

于是带土就更想抱他了……

而卡卡西在带土的陪伴下改变是很大的,在他不那么痛苦的时候。

他慢慢开始喜欢热闹,即使他觉得自己是热闹里最安静的一个人。有次带土出差,他就在凉爽的傍晚自己乘着公交车到最热闹的公园,然后坐在长凳上静静地用手机码着字。他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和带土分手后,他曾在慌慌上班的清晨,在必经的公园里看到躲躲藏藏的带土。其实他并没有准确地看到带土,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那就是带土,他在脑海里想象着带土的样子,他的眼睛里一定充满了红血丝,他的下巴周围一定冒出了细碎的小胡茬,还有,他一定很想我。

因为我也很想他。

想到这里,卡卡西也会觉得那时的自己真是懦弱极了,又懦弱又固执。

所以后来带土回家的时候迎接他的卡卡西前所未有的主动,带土倒是觉得自己的厚脸皮终于有了回报,心想以后可是要更加努力的死皮赖脸啦,就当是为了自己和卡卡西的性福生活所付出的代价~


<终>